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7月10日  

2009-07-10 08:4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 命 的 吟 唱

朱卫军

     读《物种起源》,读《生物学》,方知道偌大的大自然关于生命的起源与运动极深的奥秘,当然,那些都只是理论上的概括和阐述,是抽象的,而不是具体的鲜活的生命。而当我们亲眼目睹了世间万物的那些动物植物微生物们,包裹作为高级动物的人,看到他们的生存状态,倾听他们对生命的吟唱,便对生命油然升起了一些活跃而理性的思考与感悟。也许对于任何生命来说,它们之所以能够生存和生长,能够或高亢或低吟,那些风,那些雨,那些阳光,那些雨露,还有那些无尽的关爱,该是它们感恩的对象吧。

此时,我蹲在街边的一个角落里,看一片黑黝黝的蚂蚁在忙碌着,我之所以如此专注地看它们,是因为我对这些久违的小生命们有一种说不清的缘由,一种对生命的情愫,也许还有一种忏悔。我不知道它们在忙什么,也许在为生计而奔波,也许它们在搬家,也许在自由地嬉戏,但我想它们在为活着和劳动着而快乐,那便是生命的意义。好像有几十年了吧,我没有再这样仔细地去观察过蚂蚁这些幼小但鲜活的生命。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生产队里劳动,在田头休息的时候,我曾经细致地看过那些蚂蚁,但是当时,我曾好奇地用一支正在燃烧的烟头烧死过一只蚂蚁,我看着那只蚂蚁在我的烟头下由鲜活到挣扎再到死亡的全过程,奇怪的是当时竟没有一点自责。直到多年以后,当我思考起生命这个话题,每每想起那只死于我手下的小生命,我一直在为此忏悔,我怎么也不可想象,当年年幼的我竟是那么残忍地杀死了一只蚂蚁,因为它并没有惹我,它是那么的无辜,那是一条生命啊。所以在以后的岁月里,我都对任何生命倍加地珍惜和尊重。

对于生命的顽强,我想那些树木和小草该是其中的一分子吧。我曾经在蒙山的深处,看到过在一块巨石的石缝里长出一棵松树,而且是那么得具有生命力,在巨石的挤压下不屈地生长着。不知道是何时何种原因一粒种子落到这个石缝里,也不知道它汲取了什么养分,它却奇迹般地生长出来,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其实,在山坳,在平原,在溪畔,那些树木,只要有一点可能,它们就会顽强地生存和健康地成长,而又没有多少索取,带给人与自然的,是块块无字的丰碑。还有那些漫山遍野的小草,无论那土地是肥沃还是贫瘠,它们以自己的方式生长着,即使突来了一场野火将它们烧成了灰烬,而当春风春雨而至,又那么奇迹般地长出来,宣示着对生命的渴求与不屈。

还有那些看不见的微生物弥漫在我们的周围,也同样在吟唱着生命。

人呢?好像生命对人来说更有意义。一个人从呱呱落地,就开始了生命的吟唱,在漫长的一生中,或幸福快乐,或痛苦伤悲,演绎着对生命的绝唱,既会唱出人生的精彩,也会唱出人生的无奈。对生与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观,亦有不同的解读。“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一种解读;“好死不如赖活着”,也是一种解读。我曾许多次地亲眼目睹一个人在即将离开人间时那种对生命的渴望,即使他是一位古稀的老人,他都非常不愿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我就想,那是对生命的彻悟与留恋,也是对生命的一种吟唱。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生命的吟唱一刻也不会停止,唱出的都是生命原色的歌谣,唱出的都是生命的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