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7月21日  

2009-07-21 14: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姐

 

朱卫军

 

    二姐是在一天夜里突然失踪的。

   那天早晨天刚蒙蒙亮,娘想把二姐早叫起来到坡里干活,可是到了西屋一看,二姐不在,娘还以为二姐已经去坡里干活了,还挺高兴,便扛着锄头也到了坡里,但并没见二姐来,她不由地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妮子死到哪里去了。但娘并没往深处想。

   可是吃早饭的时候仍没见二姐,娘让我到二姐的几个要好的姐妹家找找,我挨着问了问她们,都说没见。到了中午,仍没见二姐回家。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平时二姐到哪里去都会和家里说一声。娘就有些急,说是不是去你姑家和姨家了,又让我到姑家和姨家找。我姑家和姨家都是邻村,于是我小跑般地分别到了姑家和姨家去问,都说没来。这回娘慌了,急得哭起来。爹生气地说,哭什么!那么大的一个人还能丢了?但我分明看得出来,其实爹也很急。

到了傍晚的时候,村里郑西林的媳妇在街上到处问,你们见着俺孩子他爹了吗?一天没见了,也不知死到哪里去了!

我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们俩的同时失踪可能有着某种联系!

后来证实了,他们俩双双私奔了!

这件事在村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在我们村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丑事。

郑西林的媳妇秋霞是村里有名的泼妇,当她得知这件事后,她气咻咻地跑到我家门上,大骂着问我娘要男人,说你那个不要脸的骚闺女勾引俺男人,你还俺男人!你快还俺的男人!我娘也大骂她:你嘴上抹屎啦!俺还没找你的事,你倒来找俺啦?你那个流氓无耻男人把俺闺女给拐跑了,你要不把俺闺女给找回来,俺劈了你!

两家的这场战争,更确切地说是两个女人的战争持续了数天,但是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因为我二姐和郑西林一直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信息。

爹和娘天天气呼呼的,不住地骂着二姐,这个不要脸的,羞死人了羞死人了!还活着干什么,干脆死了算了!但他们说归说,二姐到底是死是活谁也不知道。

家里乱成了一锅粥,娘连饭也很少做了。

村里人都议论纷纷,爹和娘都是要脸面的人,在大街上走路都抬不起头来。

我也很生二姐的气,你说你长得又不难看,那么多的小伙子你不找,偏偏去找人家有媳妇的男人,还和他私奔!

一段时间后,人们的议论渐渐地少了。

爹和娘尽管还时常生气,但知道已经这样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但是二姐却是一点信息也没有。有时候娘会说,这个不要脸的,死活你也来个信呀!我知道,娘还是疼二姐的。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其实关于二姐和郑西林的事早有风言风语,只是大家都没当回事,以为只是在一起搞宣传。

当时村里为了配合“农业学大寨”,组织了一支文艺宣传队,晚上便在小学里编排节目。我二姐和郑西林都是宣传队的骨干。我二姐人长得漂亮,嗓子也好,郑西林则是吹拉弹唱杨阳都行,他们还经常来个二重唱,比如《祖国一片新面貌》什么的。时间长了,外面就有人传说他们俩挺近乎的,但也没有什么证据。只是有一次,到了晚上十点多了,二姐还没回来,我就去小学找她,见小学里黑乎乎的,已经没有人了。我正要往回走的时候,就听见操场边上有人说话,一听就是他们俩。我故意咳嗽了一声,就走了,我知道二姐已经听出了我的声音,不一会儿,二姐就回来了。

那段时间,我发现二姐的情绪有点反常,有时高兴地唱,有时又一脸的忧郁,那时我还小,不懂得为什么。

我知道郑西林这个人挺有才,长得也不错,但他媳妇不怎么好,不仅长得丑,而且泼,他们经常打架,是什么原因我们不知道。

联想到这些,我才明白二姐和郑西林其实已经好了一段时间了,这次私奔,是他们畜某已久的了。

但是我始终是生我二姐的气,郑西林就是再好,也是一个比你大近十岁的人,况且他又有老婆孩子,你这样做,不道德。而你郑西林,把老婆孩子一扔,带着一个姑娘私奔,更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东西!

 

大约过了一年半,二姐终于来信了,同时收到信的还有郑西林的老婆秋霞,大意是说他们去了东北,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不住两个家庭,但他们实在是真心相爱,郑西林已经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了秋霞,等和秋霞离了婚,他们就正式登记结婚。信里还说,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儿子。

后来,秋霞看看已经这样,就又另找了邻村的一个男人结了婚。

之后的数年,二姐和郑西林一直和我们家里保持着书信来往,除了问候家人,还不是地说一些道歉的话,也介绍着他们在那边的工作和生活,但却始终没回来。

时间长了,爹和娘也就不再记恨他们了,毕竟那是自己的孩子,毕竟他们生活的幸福。

直到二十多年后,他们才回来,他们是开着一辆奥迪回来的。他们说,那边的农场都已转卖了,他们不再回去了,他们要在家乡建个工厂,帮着乡亲们致富。

这时候已经到了2001年。

有次我问二姐,当年你们私奔想到过什么?二姐说,就知道是两人相爱,但知道如果在家里肯定不可能结合,就一起走了。其实现在想想,当初真得是很傻。

有一次二姐赶集时正巧遇到秋霞,二姐似乎挺尴尬,对秋霞说着道歉的话,但没想到秋霞却已不计前嫌。秋霞说,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什么。想想那时我的脾气也不好,经常惹郑西林生气,但当时真得是爱他的,郑西林真的是挺优秀。你们刚走的时候,我真是差点气死了,后来我想了很久,我确实有点配不上他,你们才是般配的。

二姐问秋霞现在过的怎么样,秋霞说,还行吧。

后来二姐听说,秋霞过得并不好,她结婚后又有了两个孩子,三个孩子负担比较重。谁知丈夫在给人家盖屋时不小心掉了下来,又把腿摔残了。这么多年,秋霞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把孩子养大成人。那几个孩子都挺争气,都先后考上了大学。

二姐对郑西林说,我们是不是给秋霞点钱,也算是我们对她的一些补偿。

郑西林叹口气说,这哪是钱能补偿了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