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8月29日  

2009-08-29 10:4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  月  如  歌

[短篇小说]

朱卫军

 梁晶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突然接到佟伟的电话的,这个电话让她的心不再宁静,尽管这段日子她的潜意识里一直在盼着这个电话,但当电话真的打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惊悸,不知如何是好了。

梁晶觉得人生有时真的有些奇怪,比如她和佟伟两个人在一个市里,竟然26年没有见面,当然也没有通信。如果说前期的几年没见面是因为佟伟居住在离这座城市五十多公里外的一个乡村里,那还有情可原,那么后期的这二十多年两个人都在同一座城市里没碰上面就有点不可思议了。这个城市并不大,况且她还有个常逛街的习惯,竟然就从来没碰上过佟伟。梁晶听说本市的一位部门领导,在去美国时,竟然在纽约的大街上碰上了本市另一个部门的领导,两个人都觉得很惊诧,应该说那种概率是极小极小的,但那么小的概率却发生了。而她和佟伟在一座城市这么多年这种概率竟没有发生,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没有缘分?

尽管没见过面,但她并不是不知道他的事,其实她始终在关注着他的行踪。她所以没有见到他,的确也是真得没碰上,那种对他深深的歉意也不容自己去找他,她知道当年她在佟伟心上捅的那一刀深深地伤了他,他也许永远都不会原谅她。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又怕真得碰上他,况且他现在也不是普通人物了。

梁晶知道他们分开后,佟伟后来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又回到这个市里,在机关干了几年,觉得没意思,就下了海。慢慢地把企业越做越大,成为全市最大的民营企业,报纸电视上常常有他的事迹,又是新建了什么项目,又是给慈善机构捐款什么的,还是省人大代表,成了全市的名人。

不过,他们之间的那段事毕竟成为历史了。如果不是在新闻媒体上见到他,佟伟这个名字在她的心里已经慢慢地淡化了。

梁晶最近之所以突然想起佟伟,是有缘故的,说到底是自己遇到了困难:她下岗了,或者说是失业了。她在心里冒出佟伟这个名字念头的时候,连自己都惊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你有困难的时候想起他来了?那你原来呢?你当初无情地把人家抛弃,想没想过人家的感受和痛苦?你不是在心里多次说过吗,你欠他的,一辈子也还不清!当然,人家后来又混好了,人家无论哪方面都比你强,更不缺漂亮优秀的女人。他还会记得那段不愉快的生活吗?他会原谅你吗?你在他的心中还有没有印象?要是你去找他他会不会理你?

不想了,不想了,烦死了!

梁晶这几天的情绪低到了极点,她常常魂不守舍,往往是刚刚放下一件东西又找不到了,找了一圈竟发现就在眼前。有句话不是这样说得嘛:骑着驴找驴,她现在就是这种状态。莫非是得了健忘症?还是更年期的缘故?说不清,的确是说不清。唯一能说清的,也是现实摆在那里的:她下岗了,在她刚刚跨过46岁门栏,在她自认为干得挺有劲头的时候,竟下岗了!尽管她所在的金明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效益不是太好,但起码每个月还能发一千元左右的工资,而且有工作干她觉得生活挺充实,不是说工作着是美丽的吗。可这一切忽地一下说没有就没有了,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一个星期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在全体员工大会上讲:现在大家都看到了,我们这个企业效益不好,因此需要一部分职工暂时离开工作岗位,等到效益好了,再让大家回来,也请暂时离开工作岗位的同志能够理解。大家也不用找这找那的,找也没用,这是董事会开会定的,名单会后公布。

老总讲完,会场上立时躁动起来,谁也不知道那名单里有没有自己,然而谁都又知道,一旦离开了工作岗位,不会像老总说得那样是暂时离开,而是再也不会回来了,是永远的下岗,下岗好听,实际上就是失业!

梁晶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她拿不准,若论工龄资历、技术水平,她应该不会下岗,她参加工作快三十年了,是厂里的技术骨干,年年都是厂里的先进,但谁又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

当她和那些职工一起来到办公大楼前看名单时,眼前顿时一黑:那张纸上,赫然有她的名字!

从那天开始,她回家了,成了专职家庭主妇。

丈夫谭书清叹口气说,下了就下了吧,老天饿不死瞎鹰。

她一听就来了气:还饿不死瞎鹰,指着你那500块钱的病退工资,饿不死才怪!

谭书清三年前因病提前办了病退,重活不能干,现在基本上是在家闲着,每个月还得花上一些药费。

也就是从那天起,梁晶就有了这种症状。也就是从那天起,她突然想起佟伟。但她又知道,她不会去找佟伟。

梁晶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就受不了了,长期的有规律的工作生活过惯了,突然闲下来,竟是如此的不适应。再说,她需要挣钱过日子。昨天晚上,上大三的儿子来电话,说妈我没钱了,你给我寄点钱来。她听了就又有些难受,家里实在有些困难,但儿子上学的钱还必须得保证。

她想,我得找点事干。她去了劳务市场,又通过关系问了几个单位,结果让她大失所望,要么是人家不要人,要么是嫌她年龄大又是女人,要么是工资太低她觉得干不着。

想想也是,现在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都不好找,何况是她这样的下岗女工?她不住地叹气。

这天下午五点左右,她刚做完饭,正在百无聊赖唉声叹气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她拿起电话,一听声音她就怔住了,尽管是二十多年没见面,但那声音她忘不了,是佟伟!

我是佟伟。电话里佟伟说,如果你晚上没事的话,我们一起吃顿饭吧,我有点事找你。

她嗫嚅地问:什么……什么事?

佟伟说:见了面再说吧,你家往东500米左右不是有个海鲜城吗?我在201房间等你。说完放下了电话。

梁晶拿着电话愣了半天,怎么刚想到他他就来了电话?她怎么就突然来了电话呢?他找我会有什么事?直到谭书清问谁来的电话,她才回过神来,她有些慌乱地说,一个同学约着一伙同学今晚上吃饭,我们多少年没见了,我得去一下。不知是什么心理驱使,她没和谭书清说实话。

她收拾打扮了一番,而且很精心。其实到了这个年龄,打扮不打扮的已经无所谓,有人把这个年龄的女人比作半老徐娘,你不能说没道理,但是女人的天性往往都会这么做。她觉得可以了,才走出家门。

这500米的路程,似乎是那么得远!她想起自己人生走过的路以及和佟伟的交往,一转眼,已经三十多年了。

那该是三十年前的事,1974 年,她和大多数城市青年一样,积极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高中毕业后到农村插队,接收贫下中农再教育。她和十五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离城市五十多公里外的一个山沟里,成了所谓的下乡知青。梁晶和同学们一样是个热血青年,她真得想在这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但是,当他们被分配到生产队里和“贫下中农”一起劳作的时候,她才知道干农活的辛苦,也才知道农民兄弟的不容易。但是梁晶是个不服输的人,她始终认为这种锻炼对自己没有坏处,所以后来她学会了所有的农活,直到现在,她仍然觉得在农村的那段生活对她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梁晶有文艺的才气,歌唱得不错,不久就派上了用场。那时候正在兴起农业学大寨,除了大搞农田基本建设,还要组织文艺宣传队,于是,村里的青年文艺骨干和知青就组成了宣传队。也就是在这期间,梁晶认识了佟伟,并与他有了一段情谊。

文艺宣传队搞得轰轰烈烈,每天晚上都在大队部里排节目,这给他们提供了交往的机会。梁晶发现,佟伟和她一样,也有着文艺的爱好,两个人经常来个二重唱,配合得恰到好处。直到某一天,两个人在心里都有了那种感觉。那时,处于青春期的他们,往往又都把那种恋情埋在心里。她知道,作为女孩子,她不会去主动向他表达。而佟伟,他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是一个农民,他没有资格去赢得这只天鹅的芳心。

但两颗炽热的心最终还是聚到了一起,终于有一天,他们彼此袒露了心迹。那段时间,他们公开地相爱了。

谁也没想到的是,他们结了婚!他们的结合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他们的婚礼是公社党委书记给主持的,团县委书记也参加了,这在那个公社,那个县,或者说那个地区,成为一段佳话。梁晶成了所有知青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典型,在地委行署召开的全区知青工作会议上,她作了典型发言:甘愿成为农民妻,扎根农村干革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年过去了,那些知青们一个个地回城了,当干部的当干部,当工人的当工人,而唯有梁晶还呆在那里,因为她是典型,况且她已经结了婚,即使想回城,也不够条件了。

其间,她有几次回城里看父母,父母老是叹气,事情已经这样,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每次回城,几个已回城参加工作的姐妹们都到家里来看她,她们一脸的满足,诉说着在城里的好。在这时,梁晶思前想后,她才明白,她这个典型当得似乎没有意义。当初的感情冲动,头脑发热,成了典型,披红戴花。但后来,那些大大小小的领导们,谁也没再来看过她,她好像被人遗忘了。她与佟伟过着与农民一样的生活,只是不知是什么心理驱使,她一直没要孩子。可在她的理想里,的确没有设想过这样的生活,她在城里看到的姐妹们的工作生活,那才是她所需要的。

一个小姐妹问她,梁晶,你真得想在农村呆一辈子?

她说:不想呆又怎么办,都已经这样了。

小姐妹说,现在你想回城,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她忙问。

离婚!

离婚?

是的,有关政策规定,只有离了婚你才能回城。况且,你们现在还没有孩子,还好办一些,如果有了孩子就更麻烦了。姐,你自己拿主意。

那几天,她心里乱成了一锅粥。离婚?离了婚佟伟怎么办?除了他是个农村人,她实在说不出佟伟的不好来。可是不离,她就永远回不了城,她真得是想回城,每一次回娘家,看到父母的表情,看到城乡的差距,看到那些已在城里工作生活的同学们,就越发激起了她回城的念头。

曾经几次,她欲言又止。但她的情绪,明显的低落。佟伟有时看到她那样子,往往是愣愣地看她半天,却不说一句话。她在心里一遍遍地说:佟伟,对不起了,对不起了。

最终,她咬了咬牙,向佟伟摊了牌!

佟伟似乎已经意识到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他还是惊异地看着梁晶。他沉默了半天,才说,你给我两天时间让我考虑考虑,好吗?

好吧。她说。

两天后,佟伟对她说,我同意。

她没想到佟伟答应得这样爽快,似乎是不相信地又问了一句:你真同意?

真同意!

但在那一刻,她仍然看到了佟伟内心的痛苦和无奈,她在心里骂着自己的自私,但现在,她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回城!

当天,他们就办了离婚手续,结束了那段不到一年的短暂的婚姻,也结束掉了那曾经在她的头上闪烁的光环。

她说,佟伟,忘了我吧,我对不起你。

佟伟苦笑笑说,我理解,你别太当回事。

一周后,她回城了。又一周后,她被分配到金明机械厂当了工人。

就在她回城的当天晚上,佟伟独自一人跑到村后的树林里,哭了半夜。也就是在这时,他下了决心:这辈子一定要成为城市人!

后来,她又与谭书清结了婚。

她听说,佟伟一直拒绝别人给他介绍对象,直到他后来大学毕业回到市里,三十多岁了,才找了个姑娘结了婚。

那么,他今晚约我是想干什么呢?报复?这么多年了,似乎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有求于我?你现在还有什么用处,让他求你?

二十六年了,他会是个什么样子?她这样想着,忐忑不安地向那家饭店走去。

梁晶到酒店的时候,佟伟已经在那里了。两个人站着对视了半天,谁都没说话。

    还是佟伟先打破了沉默,说,坐吧。两个人在一张小桌一人一边坐了个对面。

    你还好吧?佟伟问。

    她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说,还……还好。佟伟,对不起,对不起!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佟伟笑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别再提它了。

    二十六年,二十六年了。她好像是对佟伟说,又好像是自言自语。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我们都快老了。佟伟说。

    她无语。

    佟伟问,工作生活还好吧?

    还好。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说一声。佟伟说。

    没有,没有!不知是什么原因,她没给他说她目前的现状。

    佟伟,我知道你可能一直记恨我,我欠你的,可能一辈子也还不清。

    梁晶,你错了,我并没有记恨你,特别是后来,我更理解了你。当初如果是我,我也可能会这么做。你本来就是个城市人,谁想一辈子呆在农村?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我们都没有错。说实在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还要感谢你,正是你的回城,坚定了我要成为城市人的决心。所以尽管当初我只有初中毕业,但我还是通过自学考上了大学。梁晶,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让她在我们的心里作为一段美好的记忆,永远藏在心底。我们都已人到中年,我们还要继续我们的生活。

    是……你说的是。她说。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佟伟问。

    说什么实话?她问。

    梁晶,我们曾经做过一年的夫妻,你该了解我这个人。我们二十六年没见面,固然有确实没碰上的缘故,但那不是主要的,如果我们想见面,有一个人主动就行。为什么没见面?是因为我们心里都有一个解不开的结。这二十多年,我尽管没见你,但我始终在关注你,你所有的工作生活情况我都知道,我所以没打扰你,是因为你的工作生活还可以,尽管不是那么好。但现在不一样了,你下岗了,你没有工作了,我不能不管你了。

    佟伟……,梁晶已是泪流满面。

    梁晶,你是我心中永远的女神!佟伟说。

    梁晶再也控制不住了,她扑到了佟伟的怀了,放声大哭起来。

    好了,别哭了,让人家听了笑话。佟伟递给她一块纸巾。

    明天,到我的公司去上班吧,我的公司缺人。他说。顺便说一句,收入还可以,至少比你那个公司强。

    别骗我了,现在哪里都不缺人,你在可怜我。她说。

    别犟了,孩子上学需要钱,老谭看病需要钱,我不是可怜你,也用不着巴结你。我是真诚的,就算是一个朋友在帮你吧。另外,这一万块钱你先拿着,你要是想多了,算是预支的工资吧。他把一叠钱递给她。

    我不要!不要,不要……她推辞着,推辞着,但自己都感到自己推辞的无力,不知道自己是真的缺钱,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

    佟伟把那一叠钱又推到梁晶的面前,说:梁晶,尽管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但我们曾经是夫妻,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帮你,了却我一个一直未了的心愿,或者说是一个未圆的梦。我不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我就是这么个人。你看看我的眼睛,它没有任何邪念。

    她直视着他的眼睛,她看到了一泓清水,是的,那里面,写满了真诚。

    佟伟……佟伟,你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在心里一遍遍地问。

    好了,来,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吃饭……

   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回家的路上,她一遍遍地在想,明天,我去还是不去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