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8月3日  

2009-08-03 11:2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淌在城市里的乡土血液

——读作家朱卫军的乡土散文

                                    

●理钊

 

、正如作家朱卫军在《自己的村庄》中所写的那样,“一个人,即使你走得再远,总有一缕乡情牵着,等你回到她的怀抱,你老是有一种想哭的感觉,那是爹,那是娘啊。”随着整个社会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乡土、田野、庄稼等许许多多农耕文化的构成元素,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精神视野,代之以色彩炫丽、变幻多端的现代文化元素。然而,当读过朱卫军的一组乡土题材的散文之后,人们又会发现,许多人置身于城市这个新兴的文化环境之后,思恋着的,怀念着的,依然是乡村,以及乡村这一概念背后所蕴含着的人生理念和审美意识。

读作家朱卫军的这一组散文,我们会深深地感受到作家在朴实无华的语言、端正沉稳的叙述中所表达出来的,来自于作家骨子里的对于乡土的深沉浓郁的真情。可是,仔细品读,我们却又感觉得出来,作家观察乡村的视角已经脱离出了他所叙述的现场。在他的这一组散文所营造出来的文学气蕴中,我们可以感觉得到作家有一种身在其外,却又化身其中的姿态。化身其中,是因为作家在作品中所表达的感情是纯粹、朴实,自然而又真切的。在这一组作品里,作家是将自己融化于他所描述的对象之中的,决不像有些也进行着农村题材创作的作者那样,在离开乡土之后,以俯视、怜悯、关怀的心态,甚至是恩惠式的姿态来展开创作。

但是,朱卫军的这一组作品,同样也使我们明显地感受到,作家已经与他所热爱的乡土有了一定的时空距离,甚至是有些阻隔,文字中多多少少隐现出了一些城市的气味。之所以会给人这样一种感觉,是因为作家在切入创作的入口时,是从回忆、回家、回乡开始的。而这种“返回式”入题方式,本身即带有比照的意味。恰恰是这种比照,展示出作家内心深处那种难以化解的乡土情结,或者说是永远也不能失却的乡土情怀。

这就使人们在想,为什么作家在离开了故土,进入城市之后,仍然对乡土怀有如此深刻的恋情,如此难以解释的情愫?

自然,这与乡土在作家的成长过程中,给其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有关。一个作家在故土生活得时间愈长,故土给作家所留下的印记便愈深刻。这种深刻的印记自然也会留露于笔端。

然而,这并非作家时常将笔触伸向乡土的根本原因。根本的原因,与一个出身于乡土的作家,进入城市之后,面对全新的城市文化、城市道德所产生的那种焦虑和不安有关。在中国的社会结构中,城市和乡村似乎有着不可调和的文化对立,这其实正是商业文明与农耕文明的对立。在这两种文明之中,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哲学,有着截然不同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恰恰是城市文明与农耕文明的对立,自然而然地引发了作家对乡土间的那种人与人之间纯朴、自然、宽厚的乡土文化的怀恋。

比如,在《屠户陈傻子的幸福生活》中,我们看到了一位憨厚、纯朴,以及稍显狡黠而又率直的农民形象。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可以从中看到乡间农人的道德表现稍稍走偏之后,却又能很快修正的文化力量,对陈傻子卖肉少秤之后,能够自觉地公开承认错误,并保证永不再犯的描述就是有力的证明。《二姐》塑造了“二姐”勇敢地追求自己爱情的女性形象,但读过之后,给人更深印象的,却是秋霞。对于爱情,秋霞同样是怀有热烈的追求的,而且是那种带有自己性格印记的追求。可是,当这种追求失败之后,昔日的情敌相见,却又显得是那样的大度、宽容,因为她在自己的失败中,理解了爱情的真谛。更能表现出中国女性性格中的坚韧和毅力的是,她于无声中对生活重担的默默承受。

当然,乡土文化中自然也有保守、顽固与暴戾的一面,这一点集中体现于《五叔之死》之中。但是,正是从这一面,作家体味出了生命的重要,以及乡土文化需要不断演进的必要。

朱卫军的散文之所以给人深刻的乡土文化感受,我想,与他所使用的朴实的语言和端正的叙述方式有关。朱卫军的散文语言不仅是平实的,而且正像他所描述的对象,带有浓厚的乡土气息,是乡间人以自己的身份所使用的语言,带有鲜明的身份特征。在《屠户陈傻子的幸福生活》中,当叙述到主人公只卖肉不再杀猪时写道:“上边有了新文件,说是为了卫生防疫,不准个人再杀猪卖,只能到定点屠宰点拉回猪肉来卖。”在这里,作家用了“上边”这一标准的农民语言,既切合主人公文化程度不高的身份,读来又使人感到亲切自然。此外,通读朱卫军的散文,我们发现作家很少使用新潮散文的叙述技巧,而是自然而又平实地述写着作家的所观、所忆和所想,给人以端正、沉静而又浓郁的阅读感受。

我想,作家的这种创作手法,与他所拥持的创作哲学有关。对此,我们从《生命的吟唱》和《品读秋意》可以看出。毫无疑问,作家现在已是生活在城市之中了,然而,从作家的这一组作品中我们却发现,他的精神家园仍然安放在他忆之、思之、念之的乡间田野。虽然现实生活中,成长作家的那一片土地早已变了模样,甚至已经城市化了。可是,那片土地,那片弥漫着田野风光的土地,那片寄托着他的精神的土地,仍然存在于他的记忆之中,那片土地中深厚的文化意识,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日夜不息地流淌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之间。

对此,我们期待着作家创作出更多的具有乡土文化质感的作品。

 


好玩贺卡等你发,邮箱贺卡全新上线!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