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2009年9月26日  

2009-09-26 21:3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菜园

 

朱卫军

 

我们那个村庄离公路很近,离镇驻地也很近。这几年大搞村镇规划建设,我们那个村庄与镇驻地实际上已经连在了一起,公路两边全都建了饭店商铺之类的设施,况且村西那大片的土地已经成为工业园。我说这些的目的是想表达这样一个意思:我们村里已经没有多少土地了,据村里人说,平均每人还有二分地。二分地的概念就是种粮食也收不了多少了,于是他们大多就种上了蔬菜,也就是说,每家那仅有的几分地大多就成了菜园。

回老家的时候,看到村里人理整菜园的时候,我就忽然想起当年我理整菜园的情景,于是我就到了曾经属于我的那块地方,试图想找到当年的影子,这显然是徒劳的,那块地方已经盖上了房子。我在那个大体方位转了几圈,久久不愿离去,当年我理整菜园的情景历历在目。

八十年代初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我家除了分到三亩四分地外,还分到了二分菜园地。说实在话,我对分到的种粮食的那些地不感兴趣,因为我知道种地那绝对是受罪的买卖,但我却对这二分菜园地情有独钟。从分到的那天起我就开始理整,我想在那上面作点小文章。

我先在大块地上撒上土杂肥,然后用铁锨把那块地深翻了一遍,四周打上高畦埂,后又根据我种何种蔬菜的计划,从中间打上几道埃畦埂,用铁耙把那每一畦地整平,就准备种菜了。

那时候正是农历二月底的季节,天气渐渐暖和了,这个季节栽种什么几乎都可以。按照我的计划,我种了六沟土豆,两沟辣椒,两沟葱,一畦豆角,一畦韭菜,我还想着,等到刨了土豆,我在种大白菜。

在栽种这些蔬菜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这块地的缺憾:这里缺水,我都是到三百米外的地方挑水浇园,于是我就想挖一口井。但我知道,我自己挖一口井不合算,于是我就找到与我的地相邻的那三家商量,我们一起挖井共用,他们立即都表示同意。

那口井两天就挖好了,水也很旺。

没过几天,我栽种的那些蔬菜出芽得出芽,返青的返青,然后就茁壮地生长起来。

几乎每天我忙完了大田的农活,在中午或者下午,我都要到我的菜园里转一圈,看看我那些心爱的蔬菜们,抚摸着那些嫩嫩的叶子,享受着一种莫大的快乐。而当吃上自己亲自栽种的青菜时,那种感觉更是一种愉悦。

那块菜园地整整陪伴我四年,或者说我陪了它四年,我对它确实产生了感情,四年后,当我们全家转为非农业户口,按规定需要交出土地的时候,我才觉得对它的恋恋不舍,我记得我在那块菜园边站了半个小时。

它的新主人似乎看出我的想法,对我说,你想吃菜的时候,尽管来拔就是了。但我知道我不会,因为感觉不一样了,它不再属于我。

但直到现在,我还是怀念那块曾经属于我的菜园。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