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05月25日  

2010-05-25 14:2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院子里的芦苇

朱卫军

    

我注意到那几丛芦苇是在搬到新办公区的第一天,我感到了一丝惊叹。

那天搬家后,等到收拾好桌椅橱柜,我在办公桌前坐下来,不由自主地向窗外凝望的时候,就惊奇地发现,在这个院子的西南角的花墙边上,居然生长着一小片茂盛的芦苇!就有些愕然。我随即就走下了办公楼,走向那片芦苇丛。此时正是五月晴朗的天气,阳光温暖地沐浴着世间万物,也同样沐浴着位于城市一隅的这几丛芦苇,在和风的吹拂下,青青的芦苇旗帜般地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声响,成为这个院落里的一片风景。

在我的记忆里,芦苇总是与汪塘、湖泊为伍的——芦苇生性喜欢与水做伴。我不由地想起故乡汪塘的那片片芦苇,在当时看来,可以用浩如烟海来形容,那的确称得上是一片迷人的景致,其实后来我又看到另外更多更大的芦苇景色,故乡汪塘里的那些芦苇就不值得一提了。后来我曾经到过银川的沙湖,沙湖里的芦苇,不是成片成片的那种,而是一丛丛一丛丛的立在湖里,自成一格,郁郁青青,成为沙湖独有的特色。而白洋淀里的芦苇则不同,是那种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芦苇荡,又被条条的水道分割着,迷魂阵般地让你不知所措。对于没去过的人来讲,你看看电视剧《小兵张嘎》就会略见一斑。

但现在,在这院子里的几丛芦苇,却是生长在旱地上,生长在城市里,就让人觉得有些诧异了。这个院子里的地面全被水泥混凝土硬化了,花墙外便是宽阔的柏油马路,而单单在这大约一米宽的未被水泥混凝土覆盖的花墙边,却长出了这一丛丛的芦苇。

我不知道这几丛芦苇是如何长成的,问别人,他们也说不清楚。但我想,它也只有这么几种成因。或许这个地方曾是生长着片片芦苇的汪塘,后来随着城市建设规模的扩大,把汪塘填上了,盖上了楼房,修建了马路,把那片片芦苇也盖住了,而唯独这没硬化的花墙边,那具有顽强生命力的芦苇,不满城市钢筋混凝土的重压,硬是从这唯一能够走出的通道顶了出来。第二种可能就是有好事者把芦根从别的地方移过来,埋在了地下,日久天长,芦根便越发越多,长成了这几丛芦苇。但对我来说,它们是怎样形成的似乎并不重要,现在它们实实在在地生长在这里,成为我的爱恋和眼中的风景,这就足够了。

自此,我开始关注起着几丛芦苇来。当我在工作疲惫之际,便走近它们,爱抚着挺直的芦杆和青青的芦叶,有时候还会摘几片芦叶,裹成芦哨,孩童般吹出一缕惬意。

等到夏末,芦苇的头部窜出了芦花,收拢着它的身躯,一摸给人柔顺的感觉。等到深秋的时候,收拢着的芦花就绽放了,抖动着它的成熟的身姿,少妇般妩媚。等到了冬天,芦杆和叶子就变得枯黄了,但盛开的芦花毅然挺在枝头,不过便开始飘落花絮。

我目睹了这几丛芦苇走过四季,走过一个生命的轮回。

忽然有一天,上级通知说我们这座城市要创卫生城,领导要来检查卫生,要求对室内外卫生进行大扫除,当然这几丛芦苇的命运就在劫难逃了。同事们的几把镰刀在几分钟之内就把这几丛芦苇砍了个一干二净。也许在同事们的眼里,这几丛芦苇与其它的杂草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但在我看来,它们就是点缀着个小院的一片靓丽。看着烈烈的火焰将这些被砍倒的芦苇顿时烧成了灰烬,我竟生出许些的惋惜。

但是我又想,砍去的只是这些芦苇外在的那部分,而它们真正的生命还在地下——芦苇有着极强的生命力,等到明年一开春,这几丛芦苇依然还会长出来,说不定比今年的长势还要好——这就是芦苇不屈的性格。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