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06月09日  

2010-06-09 15:5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背影

朱卫军

      母亲依在门旁,袖着手,微笑地看着父亲坐在地八仙桌前,端着酒盅喝酒,就着她做的几个小菜,母亲一脸的满足。这是父亲周末从学校回家,又从地里劳作回来,母亲犒劳父亲的一种方式。这幅画,似乎永远印在我的记忆里。

      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她生于1932年,是个小脚女人,因此干不得重活。那时候在生产队里,人家那些妇女都泼泼辣辣的,体力活不在乎,但母亲不行,队长在安排活的时候,也就照顾她,当然,她挣的工分也就比那些妇女低一些,所以我们家里,每年年终决算的时候,都要从父亲的工资里拿出一些钱,交到生产队里,才能换回分到的那些粮食,而且吃的是平均数。那时候我们都还小,帮不上母亲。记得有一次,我刚放学,同生产队的一个人对我说,你妈妈推的一车地瓜在路上歪倒了,你快去帮帮。我连忙沿着那条路去找,在离村子几百米的地方,看到母亲正把倒在路上的地瓜往敞筐里拾,脸上流着汗,我立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母亲则笑笑,埋怨着自己,说你看我这身体,真是不中用。

      我们这个地方的主食是煎饼,推糊子烙煎饼是个不易干的活。母亲头天晚上,把地瓜干、玉米和麦子之类的东西先用水泡上,第二天天不亮就起来推磨,有时候她把我叫起来,和她一起推,有时候又心疼我,就不叫我了,她自己推,我家的磨尽管不是很大,但一个人推也是很吃力的,况且她又是小脚。等把糊子磨好了,便又开始烙煎饼,烟熏火燎的,要耗上几个小时。

      母亲不识字,但母亲用做人的言行潜移默化着我们。而同时,母亲用她那柔弱的肩,挑起家庭的重担。用她的爱,温暖着我们。

        我不由地想起那年我有病的情景,那年我十二岁。

      那年初冬的一天夜里,我突然感觉到肚子阵阵的绞痛,疼得在床上翻滚,不住地叫着“妈妈、妈妈”。那时父亲在外地教书,弟弟幼小。母亲看着我的样子,很是着急,但母亲开始也只以为我没吃好,是一般的肚子疼,这在平时是常有的事,就说,我给你揉揉吧。母亲坐在床沿,给我轻轻地揉着肚子。暗淡的灯光把母亲一晃一晃的身影投到墙壁上,母亲的脸上透出对儿子的疼爱。揉了一会儿,我感觉似乎是好点了,就慢慢地睡着了。但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又疼起来,并且比上半夜更疼了。母亲说,上几次不这样啊,我去叫你三爷爷(乡村医生)来给看看。说完就出去了。不一会,三爷爷来了,他把把脉,又按了按我的肚子,说,我怀疑是阑尾炎,你快带孩子到公社医院看看吧。

      我家离公社医院有四里多地,要是背着去也是挺累的,母亲就到二叔家借了辆地排车,那天二叔也不在家,二婶子说,嫂子,我和你一块去吧。母亲说,你孩子小,就不用去了,我自己就行。母亲在车上铺了张席子,把我抱上去,又给我盖了床被子,就拉着我就朝医院走去。

      这时我才发现,昨天夜里下了一场雨,雨尽管小了,但仍没停。我们那地方是泥土地,一下雨,地上全是泥了。走一会儿,车轮上就沾满了泥,母亲就停下来,找根树枝把车轮上的泥刮一刮,再拉着车走。母亲还不时地回头看看我,问问我还疼得厉害吗。我看着母亲那弓背的背影和满脸的汗水,泪水沿着眼角留下来。我不忍心让母亲这样受累,就说,妈妈,让我下来走吧。母亲回头说,说什么话,老实地,别动,一会就到了。转身继续拉着出走,我看到那车畔深深地勒进母亲的肩上,泪水不住地流下来。

      那四里地,平时走也就半个小时,但那天,母亲拉着我,走了整整一小时。到医院的时候,我看到母亲的衣服里向外冒着热气,我知道母亲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三爷爷的判断是正确的,我的确得的是阑尾炎。医生说,最好是做手术。母亲吓得颤抖地问,得开刀啊?那时候,一听说开刀,就是很厉害的病。医生说,不动手术也行,保守疗法,打针消炎,但往后可能还会复发。母亲停顿了老半天,最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那就动吧。

      手术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母亲的脸上还有汗,我知道母亲那是吓的,不然在冬天,还会流汗吗。

      母亲在医院里陪了我四天,母亲的身影总是在我的眼前晃动,我发现母亲消瘦了许多。

      母亲是1984年去世的,当时她才52岁。当时母亲得的是胆囊炎,现在看来,那是一个不大的病。但当时母亲就是吃不进饭去,吃了就有吐了,最后实际上是饿死了。

      如今,母亲离开我们已整整26年了,但母亲的背影却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久久不去,久久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