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13年12月10日  

2013-12-10 14:0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家朱卫军:文学督促我不断感悟、进步

  • 来源:沂蒙晚报
  • 作者:车少远
  • 复制链接
  • 2013-12-07 22:11:01

[提要] 朱卫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乡城》、《夜潮地》,诗集《故土的情韵》,多篇中短篇小说见诸报端。 老家河东区相公街道办事处大范庄的朱卫军,1979年高中毕业后,他没能考上梦寐以求的大学,便回老家务农了..

     朱卫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乡城》、《夜潮地》,诗集《故土的情韵》,多篇中短篇小说见诸报端。


     老家河东区相公街道办事处大范庄的朱卫军,1979年高中毕业后,他没能考上梦寐以求的大学,便回老家务农了。扛起锄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朱卫军并没有安于现状,骨子里就有文学梦的他报名参加了吉林《春风》文学杂志社的函授班,“我边种地边接受函授教育,作品邮寄给《春风》文学杂志社,由那边的老师进行辅导。”当时,朱卫军主要写小说,两年的时间一连写了10余篇短篇小说,虽有量,质却有待提高。


     1979年高中毕业到1982年,三年多的时间,春耕、夏播、秋收、冬藏,地里的农活对于朱卫军而言轻车熟路。这三年多的农活经历,不但磨砺了朱卫军吃苦耐劳的品质,更为其日后从事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1983年之于朱卫军的人生可谓一大转折点。由于他一直精于文字、笔耕不辍,于是摆在了他面前三条路:到乡镇企业,亦工亦农;到学校当民办教师;去相公公社党委当通讯报道员。为了体验不同的生活,朱卫军最终选择了以“通讯报道员”的身份继续与“文字”为伴。此后的新闻报道经历,亦提升了朱卫军对文字的驾驭能力,也为其日后的文学创作打下坚实基础。


     1985年12月,朱卫军的第一篇小说《出嫁》在《山东法制报》上发表,这也是他第一篇见诸报端的作品。“小说的主人翁是一位小伙,他与本村的姑娘到了适婚年龄,两情相悦却遭女方家长反对,最后小伙为爱自杀……”故事架构取材于真实的生活,以故事的形式触人心弦,广受好评,还收到了多封读者来信。此后,朱卫军的作品一发而不可收。


     自1983年之后,朱卫军先后在乡镇、企业、交通系统工作,过起了城里人的生活,但是朱卫军直言,“我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乡下人。”此言不虚,纵观的他文学作品,《故土的馈赠》、《乡城》、《夜潮地》、《故土的情韵》等,乡土情结贯穿其中。“我有着22年的乡村生活经历,根扎到乡土里了。”


     2003至2004年,由于工作的需要,领导派他到沂水做扶贫工作,并挂职镇党委副书记。重新回到了久违却又熟悉的乡村。“乡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人们的思想观念有了较大改变。”正是基于此认识,朱卫军笔下的乡村更具穿透力。


     城市的生活,在经历了暗夜如墨的思索之后,他的作品破茧而出,蜕化成了新的自我。这一年,在扶贫工作之余,他写了大量作品,并出版了散文集《乡城》。


     截至目前,已经在城市里生活了30年的朱卫军,发表出版了1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他笔下的散文、小说、诗歌等文学作品始终围绕着“一个农村人的眼光看城市、一个农村人的眼光看乡村、一个城市人的眼光看乡村、一个城市人的眼光看城市”四个角度展开。

     目前,朱卫军正在尝试新的转变:独特的立意、丰富的想象力、语言的张力、适度的虚构性。


     朱卫军说:“文学督促我不断感悟,进步!”

             作家,关键是沉下身子

   记者:截至目前,您最得意的一部散文作品是什么?


     朱卫军:我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发表作品若干,时有作品得奖,可惜没有得意之作。”但相较于散文集《故土的馈赠》、《乡城》、诗集《故土的情韵》,相对满意的还是散文集《夜潮地》,这部作品多少还有点反响。


     记者:散文集《夜潮地》题名是您父亲的手笔,序言则是您女儿写的,您说“这些爱连同我的文字,一起汇集成《夜潮地》,献给已经长眠在那片土地上的母亲。”您的父亲、母亲和女儿在您的生命中占据怎样的地位?您的文学创作中以怎样的方式汇聚这份爱?


     朱卫军:父母是伟大的,我的父亲是一位中学老师,一生从教;母亲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民,当我们的生活逐步好转的时候,她却早早去世了,那年她才53岁。父母值得骄傲的“作品”,便是他们养育了四个算是优秀的儿子。父母不仅养育了我们,且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人。我崇拜和敬仰他们,爱他们,所以也写了一些关于父母的文章。2010年计划出版《夜潮地》时,本可以找个名家题名和写序的,我的三弟说:今年是你的本命年,不妨变一个方式,让父亲题写书名,让女儿写序。父亲题写书名没问题,他的书法不错。但让女儿写序,有些担心。女儿那时上大二,是学理科的,平时也极少见她写文章。本着试试看的想法,让她写了。没想到我看了后感动得流泪了,是我小看了女儿。书出版后,有位文友读了这本书,说了一句让女儿兴奋却而让我汗颜的话:你这本书里,就有一篇好文章,就是你女儿写的序言。


     记者:散文、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您都在写。您说您的文学创作是“内容决定体裁”,但是小说力求精炼,散文富于变化,文学创作风格不一,势必需要时常“换脑”创作,那么您是如何做到“游历”于各种体裁之间?


     朱卫军:任何一位作家,都不会拘泥于一种单一体裁的写作。我始终觉得,这几种体裁有它的互补性。当我感觉到要表达的主题适合写小说的时候,我就写成小说;同样,当发现所要表达的主题适合散文或诗歌时,就写成散文或诗歌。正如你所说的,这需要不时地“换脑”,转换角色,小说主要写故事,散文、诗歌则主要写情感。


     记者:您说“写的作品发表不难,但是发表之后缺少大的反响,这是我比较苦恼的”,为此,您在接下来的文学创作过程中会有怎样的方向转变和新的尝试?


    朱卫军:一晃,我学习写作已近30年了,却没写出一部像样的作品。尤其是作品发表后,没有什么反响,我觉得这篇作品就失败了,突破不了自己,这是很苦恼的事。过去,读过一些作家的创作谈,后来我发现那些所谓经验是不适合别人的。文学创作是作家个人孤独的事业,靠得是你自己在读那些名著中吸取它们的精华,靠得是自己去领悟,去实践。今后的创作,我试图去进行一些深层次的思考与探索,并把小说作为创作的重点。


     记者:从1985年12月您的第一篇小说《出嫁》发表到现在已经28年了,这28年来您创作了大量散文、小说、诗歌等文学作品,文学之于您的价值是什么?


    朱卫军:写作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业余爱好,我每天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只是在晚上或节假日写作。可以说,因为文学,改变了我人生道路;因为文学,陶冶了自己,丰富了自己,也提升了自己。


     记者:11月底,郭敬明的散文集《愿风裁尘》出版,这也是他在2003年刚成名出过两本散文集后的十年出的散文集,郭敬明说,“散文讲述的是作者最私密的情感体验,我害怕别人了解我,也害怕别人进我的内心生活,所以写散文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对此您怎么看?您是否也有这个顾虑?


     朱卫军:郭敬明是位比较优秀的作家,他写了许多畅销书,尤其是在青年和学生中有很大的读者群。至于那些理论,那是他自己的观点,见仁见智,不好评价。但我认为,散文是作者情感的体验与迸发,不可能不写到自己的生活,让别人走进你、了解你,有什么不好么?至于他所说的“私密”怕别人知道,你可以不去写嘛。


     记者:您怎么看待苍山兰陵走出的文学大师王鼎钧?王鼎钧的人生经历可谓丰富而又曲折,以至于他后期创作的散文集《开放的人生》、《人生试金石》、《我们现代人》读起来在不停地思索人生、阅读人生,您如何看待一个人的经历对其散文作品的影响?


     朱卫军:对王鼎钧先生的作品,过去读过一些。前年5月份,在苍山举办了第二届王鼎钧作品国际研讨会,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地的一些作家、学者都参加了,我也有幸参加了此次会议,感受很深,收获很大。之后,我写了一篇散文《文化的兰陵》,其中也写到了鼎公,这篇作品还获得了一个全国征文一等奖。我对王鼎钧先生很敬仰,他出版了41部书籍,他的经历与才华使他成为华人最优秀的作家之一。对于一个作家而言,经历,甚至是苦难的经历与人生的磨砺,对自己的生活来说可能是苦楝的,但对创作来说绝对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记者:散文的现代意识,走向普通人的生活,走向当代人的心理,走向人生的纵深思考。这种观念转化反拨了典雅、空灵、轻浅,对旧模式的否定。您如何看待“散文观念现代化”?


     朱卫军:在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作品中,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散文创作大都是传统的,也产生了大量优秀作品,所以你不能说传统的作品不好。但时代在发展,散文创作亦需创新。现代意识对于散文创作而言,我认为应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独特的立意,二是丰富的想象力,三是语言的张力(语言的穿透力),四是适度的虚构性。我去年在《检察日报》开专栏时,就进行了这方面的探索,这也是我今后散文创作努力的方向。


     记者:您了解的目前临沂散文界有着怎样一个整体创作氛围和状态?您在散文集《夜潮地》提到“文学的边缘化”,而且比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现在诗人、散文家等文学从业者目前在社会上的地位也都有下滑。您认为,如何才能提振文学在社会中的影响力和现实存在感?


     朱卫军:临沂的文学创作,这几年一直呈上升趋势,应当说,临沂是一座文学大市,就改革开放以后来说,出了像刘玉堂、赵德发等一批优秀的作家,虽然他们都已走出了沂蒙,但现在仍生活在临沂的作家也都很优秀,是我学习的榜样。临沂的诗歌、小小说创作,在全国都是有较高地位的,童话创作也很有优势。长、中、短篇小说创作也是新作不断。就散文创作而言,作家们应当说也很努力,每年在全国都发表了许多作品,但大都没多大反响,优秀的作品还比较少。随着社会和市场经济及网络媒体的发展,文学的确有些边缘化,其实这是正常现象。如果像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样全民爱文学,我倒觉得是不正常了。但你不能说现在文学就没有地位和影响力了,许多优秀的作品还是能鼓舞人、激励人的,好多电影电视剧不都是小说改编的么,文学的力量还是很大的。对于作家而言,你不必过多地去考虑“边缘化”那些问题,关键是你能沉下身子,勤于思考,写出优秀的、无愧于时代的好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