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13年09月24日  

2013-09-24 13:3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王崮的回声

(散文)

朱卫军

     沿着时光的隧道穿越,回到1.5亿年前。史学家、考古学家们说那时候按时间的顺序先称中生代,后为新生代,中生代时期震颤过燕山运动,新生代第三纪历经喜马拉雅运动——地球就是在这样的不断运动中不时地改变着它的模样,展示着它别样的风骨和韵致的。对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们的判断或猜想,谁也不会与他们较真。但既然他们能判断或猜想,也就允许我们去猜测那时所发生的一切。

     抑或是一个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白昼,抑或是一个狂风暴雨一团漆黑的暗夜,所有的生灵要么正沉浸在嬉戏欢乐中,要么正在静静的酣睡,谁都不会意识到一场灾难的即将降临。突然间,地声雷动,大地颤抖,山崩地裂,地泉喷涌……。这样的狂飙不止一次地撕咬着地球和生活在地球上的所有生灵,山川万物立时改变了它原有的模样,许多的生灵瞬间死去乃至完全消失……

     当一切归于平静,岁月的风雨在慢慢地剥蚀着。活着的生灵以及它们的后代们却发现了一个奇迹:原来的山川竟变得更加特别起来,原本是一座座普普通通的山,竟在靠近山巅处周围,山体整体地滑落下来,缓缓的山坡变得刀削般陡峭。远远地再看那山,却像戴在山头的一顶帽子,尽管形状不一,风格不同,但大同小异。

     一亿五千万年过去了。沂蒙山区这种奇特的地貌引来了众多的中外地质学家想探个究竟。他们经过多年的跋山涉水和考察论证,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由于地壳的运动,导致山体的垂直滑落,形成了这种特殊的地貌。他们将这种山形命名为“方山”,俗称为“崮”。这种地貌,在印度也有,但就其规模和形式,沂蒙地区当是首屈一指的,竟有一百多座这样的“崮”。但为什么称“沂蒙七十二崮”?后来得知,中国人对数字是有讲究的,3672是个吉祥的数字,正如施耐庵老先生在《水浒传》中写了一百单八将,有36天罡星、72地煞星一样。于是他们就给沂蒙定位有七十二崮,亦如把济南的泉称有七十二泉一样,其实济南的泉据说也有数百座。数字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沂蒙山区的崮成为了一道别致的景观,成为了沂蒙一笔宝贵的财富。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沂蒙人,我有幸目睹过一些崮的旖旎风采。但在这里我想说的,却是那被称之为“天下第一崮”的纪王崮。

     纪王崮的形成无疑也是那个时代地壳运动的产物,从而诞生了这个极具特色的地理地貌所在。至于被称之为“天下第一崮”,这是谁命名的我不知道,但就其规模与其所蕴含的历史文化而言,似乎也并不为过。在沂蒙七十二崮中,这是一个顶部面积最大,且惟一有人居住的,有约四平方公里。那些美丽的传说为纪王崮增添了一些神秘的色彩,但似乎也不是空穴来风。这在史料上是有文字记载的,《沂水县志》云:“纪王崮,巅平阔,可容万人,相传纪侯去国居此。”(清康熙十一年)。“纪王崮,相传为纪子大夫其国居此,故名。”(清道光七年),尽管加上了“相传”二字,但它却又有遗迹尚存,说明是有据可查的。

     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时代是一直安宁的。为国土疆域,为金银财宝,为爱恨情仇,国君一怒之下,就可能引发一场战争,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的历史趋势一直就是这么演绎的,更不用说春秋时期了。春秋时的神州大地,国之众多,也因此引发了群雄逐鹿、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局面。那时候的纪国为一小国,立在山东半岛中北部(今寿光、青州、昌乐、莱阳一带),在齐国与鲁国的夹缝中生存。但因齐国与鲁国素有矛盾,又都在拉着纪国以求制衡对方。纪国呢,真是把孔孟思想学到家了,中庸之道,谁也不得罪,与两国关系都不错,所以纪国就一直在这种平衡中生存,也因此,纪国从公元前十一世纪一直延续到春秋,整整统治了三百余年。人都说一个人嘴碎就容易出问题,还真有它的道理,纪国的灾祸就出在国君的嘴碎上。到周夷王年间,这一年周王一怒烹杀了齐哀公,据说根由是纪侯进谗言所致,自此齐、纪两国结下深仇。周庄王七年(公元前690年),齐襄王找了个由头,出兵伐纪。那纪国本就弱小,哪里经得住齐国的猛烈攻势?没经多费事,便攻破纪国都城。纪侯半夜仓惶出逃,历经三百余年历史的纪国从此寿终正寝。

     纪侯带着仅剩的百余人向西南逃跑,本打算去投奔鲁国的,但走到沂水西北部时,忽发现一个妙处所在,这个地方在齐、鲁、莒三国交界处,属三不管地带,一座奇异的大山上,树木葱茏,山溪潺潺,山顶平展阔大,且悬崖峭壁,易守难攻,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纪侯顿时仰天长叹:天不灭我啊。于是,便在此屯兵居住了。这就是纪王崮这个名称的由来。

     纪王命众人在崮上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建了富丽堂皇的金銮殿及众多设施,没多久,一个虽称不上纪国但实属他的实力范畴的领地在这里诞生。朝霞中,夕阳下,清风和煦,秀丽风景,纪王拉着爱妃,站在崮颠,放眼四周,秀崮林立,满目景色,纪王就这样又开始过起了他“世外桃源”的幸福生活。他的臣民们也结婚生子,繁衍生息。他和他的臣民在这里平安生活了26年,把个纪王崮建成了一个富丽的王国,也把那段历史文化留在了这高高的山崮上。

也许是天命,也许是那个风云时代容不下他,最终又一次灾难降临到他的头上。

     纪侯的去向终究没能逃过齐国的眼睛,齐国发现他盘踞在这个山崮之上,哪里容许他过这样安逸的生活?随又派兵攻打。尽管纪王凭借山崮优势,一度令齐军无可奈何,但他毕竟势单力薄,最终而败。关于纪侯最后的命运亦有许多传说,一说被齐国围困,忧郁终疾而死,亦有说他又成功逃脱,不知生死去向。但无论他命运怎样,他离开纪王崮之后的事,就与这篇小文无关了。

     我们在纪王崮上看到许多历史遗迹,且前几年又在此出土一春秋墓葬,据考证为莒国国君墓,这又让人不得其解。莒国虽离纪王崮不远,但也有百里之遥,莒国国君为何又舍近求远葬在这里呢?不得而知。可无论怎么说,种种史记资料和墓葬印证,纪王崮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这一点是无疑的。至今仍存的两座墓,传说为纪王和他爱妃的,因未挖掘,找不到证据,我就无权说辞了。

     纪王崮亦如沂蒙七十二崮一样,静静地沉睡了亿万年,即使人们看到它的奇特,但也仅仅把它作为一座山来观赏,并没有意识到它的真正价值。正如是一匹千里马,但一直没遇到伯乐。

     历史发展到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聪明的中国人越来越意识到旅游开发给经济发展带来的价值,纷纷在旅游开发上做文章。2003年,沂水人或者说是泉庄人突然发现,这是一座宝藏啊,为什么我们不来挖掘呢。在开发了那些地下大峡谷、地下天然画廊、荧光湖等溶洞景观后,也把纪王崮这篇文章做大了,并称之为“天上王城”。      至于那里怡人的景色,至于再现当年纪王带兵与齐国厮杀的场面,至于比武相亲的逗笑,我不想去描述,我最关注是它的历史文化渊源。文化的力量和价值,远比风景重要得多。

     我在纪王崮上去寻求那些遗迹,试图倾听到那段历史的回声,试图想探究纪侯当年的辉煌与落败,以及他在纪王崮上的生活与作为。

     我不想去评价纪王这个人物的优劣,但我想,他在逃难途中的一个突然决定,传承出一段悠久的历史文化,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从这一点上讲,泉庄人、沂水人乃至沂蒙人,是要感谢他的。

     纪王崮,它的风骨和历史人文,将载入史册永存。

(刊发于2013823日《临沂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