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卫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卫军,山东临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故土的馈赠》(国际文化出版公司)、《乡城》(人民交通出版社)、《夜潮地》(作家出版社)、诗集《故土的情韵》(新华出版社),另有部分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报刊。 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如有选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13年10月28日  

2013-10-28 11:2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老,您好!

朱卫军

在临沂文学艺术圈子里,流行着“三老”的尊称,这便是郭老(郭荣光)、铁老(张铁民),再就是钱老(钱勤来)了。这种尊称,一当然是他们年长,二便是他们著作等身,成就斐然,引领着临沂的文学创作,所以,称他们“三老”,的确是名符其实,也是文友们发自肺腑的。时有的文学创作会议与活动也好,时有的文友们小聚也好,组织者大都邀请令人尊敬的“三老”到场,三老均无架子,与大家谈笑风生,不时地评价谁谁谁又发了什么新作,称赞他们的为人为文。

如果说“三老”均是我的老师的话,那么钱老更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师,因为他教过我的课。1986年至1989年,我在当时的临沂教育学院中文系学习,他教我们《外国文学》和《文学评论》两门课程,无数次地聆听了他的教诲。也许还因于我喜欢写点东西,从此,便与钱老有了二十多年与其他同学更深一层的师生情谊了。

1986年,我们那伙曾因各种原因没能进入象牙塔而又参加了工作的人,也想深造一下,就参加了第一年统一的成人高考。最终,50名年龄相差近20岁的一伙“成人”进入了临沂教育学院夜大中文班,所谓“夜大”,就是利用晚上和星期天上学。大概是大一的下半学期,按照教学计划,系里将《外国文学》排入了课程。这一天,一个中年教授走进了教室,一上讲台就自我介绍说:我叫钱勤来,按学院的安排,代你们的《外国文学》和《文学评论》课,当然,《文学评论》是另一学期的课。几句话说得同学们一愣一愣的,缘由之一,他说的是上海话,大家似乎没听明白;二是他这个名字有点特点,有些反应快的同学就偷偷地笑了。也许正因为这一点,那节课大家听得很认真,因为如果你不仔细认真地听,他的话你就不太懂。再就是被他的讲课吸引住了。他几乎不用教案,讲得行云流水,可见他知识的广博和对所讲之课的熟悉程度。他还有个过人之处,就是在黑板上写要点时,左右手都可开工,字体却又惊人的一致。我在心里暗暗佩服这位教授。没觉得,一堂课就结束了。等下了课,同学们就开始议论钱教授了。有的说,这堂课没大听懂。有的则开玩笑地说,钱教授这名字起得好,三个字正念倒念从中间往两边念都行,一句话,就是“钱”来得快。我则不语,因为我听懂了,缘由是我听得认真,再就是他讲的那些知识,我明白一些:因爱好文学,外国文学史和大部分名著我都读过。之后,大家就慢慢地习惯了钱教授的讲课语言风格,都爱听他的课。一直到他又在另一个学期讲授《文学评论》,本来按说是枯燥无味的内容,却让钱教授讲得妙趣横生。期间,我和几个同学有时候到钱教授家里请教,有时也带着新发表的文章请他指导,钱教授知道我喜欢写作,常常鼓励我,师生的感情也越来越近。

后来得知,钱教授是上海人,毕业于华东师大中文系,是华东师大的高材生。毕业后本可以留在上海或其他大城市工作的,由于六十年代当时的形势所致,中央号召支援老少边穷地区建设,他便来到了沂蒙地区。先是办报,后再从教,可以说,他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和毕生精力都献给了沂蒙的文化和教育事业。钱教授不仅教学好,还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和文艺理论著作,出版了多部书籍,这更使我这个文学爱好者由衷的敬仰。记得有一次在讲课的间隙里,钱教授还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当时觉得比较好笑,但过后却令我深思,再后来一想,也许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他本人。故事的大意是:一个上海人,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为支援老区建设,来到了沂蒙地区当时的罗庄中学当老师。在大学里时,他交了一个女朋友,也是同学,毕业后她留在了上海。那时候打电话很不方便,两个人靠书信来往,鸿雁传书。他在信中向女朋友描绘沂蒙地区特别是我们的“罗庄市”是如何如何的美,并邀请女朋友来看看。女朋友坐客车千里迢迢从上海来到了临沂。到临沂车站时已是晚上,女朋友看到虽则与上海这个大都市没法比,但也是个城市的临沂县城,楼房、街道、路灯也都有,就说临沂也还行啊。他一听女朋友夸奖,就又吹嘘着说,这算啥,这里比我们“罗庄市”差远了!他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带着女朋友慢腾腾地到了当时的罗庄公社,因为是晚上,当时罗庄仅有的那么一二条街上也没有路灯,什么也看不清。第二天早上,他女朋友看到与乡村没有多大区别的罗庄,一肚子气就冒出来了,质问道:这就是你描绘的那么美的罗庄市?他嬉皮笑脸地说,是啊是啊,不美吗?随即,女朋友把行李包一提,说你赶快给我买车票,我要回去。结果就不用说了,两个人分了手。记得当时我们听了都笑了。过后,我心里觉得一阵隐隐的痛。也许如果是现在,会有两种不同的结果。

转眼三年过去,我们这个班也毕业了。

这之后,我们那些同学与老师们接触的就少了,但我却与钱教授接触相对不少,因为文学的渊源,市里有些活动,我们都参加,我就常有机会请教钱教授。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临沂文学圈开始称他“钱老”,当然,并称的还有前面提到的那二老,尊称“三老”。“三老”要是在一起,郭老和铁老喜欢争论,但钱老往往在一旁默默不语。在我的印象中,钱老的酒一般,不如那二老,但烟抽的比较多,作为学生的我,也有这个“恶习”,有时候开会或者活动,常常被那些无此“恶习”者并称“烟鬼”。

1995年,我出版了第一部散文集《故土的馈赠》,送钱教授指导,他看了后,给了较高的评价。其实我知道,我的那些作品没多少文采,都是一些习作,他那是鼓励我。他有些调侃地说:在他的学生中,有一些出版书籍的,但你是当时惟一一个在作者简介中,标出了“毕业于临沂教育学院中文系”的,说明你有教育学院情结。我真诚地说,钱教授,那可是我的最高学历,是我感觉值得骄傲的。

后来,我又将出版的几部书送钱教授指导,他对我的创作一直很关注,不时地表扬一下我,我那小小的自尊就极易满足。

他退休后,常回上海看他的孩子,在上海和临沂两地来回居住,演绎着一部《双城记》。而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有时候,作为同是钱老学生的张斌打电话,说钱老回来了,大家一起吃个饭吧。只要没有公务,我都参加,以此能拜见钱老。最近,张斌说钱老要出一部书,让我写点东西。尽管我的文笔不好,但我要写写和钱老师的情谊。

钱老,您好!

(发20131027日《沂蒙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